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同城靠谱吗 >> 正文

『流年』山茶晚开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办公楼前,山茶花开花谢。一晃我在开发区规划处工作已有六个年头。风载着时间悄悄溜走,我的同学相继结婚生子,特别是老家那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儿时伙伴,都是两个孩子的爸妈。一顶郁闷而时尚的帽子被戴到我的头上:大龄剩男。

几个要好的哥们随时损我:“哥们,啥时脱帽?”

我一直认为自己不大呀,因为三十而立嘛,还差一年才立,明年再考虑个人问题吧,我这样一想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。我专心把一份开发区给排水调整规划图纸折叠好,装入文件袋。这几年,工作成绩突出,年年受到表彰,今年单位决定给我破格晋升工程师。

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“嗯,嗯”声,一听就知道,来的是规划处办公室的山茶,她进门之前就习惯“嗯,嗯”两声,算是礼貌打招呼吧。

我说:“请进。”山茶走了进来说:“祝贺你,师哥,你的工程师职称批下来了。以后就叫你杨工师哥,嘻嘻,开玩笑呢。怎么,没有表示?”“今晚请大家,半岛西餐厅见。”“好的,不见不散!咯咯咯!”山茶笑着走了。

这个妮子,理工大学毕业的,算是我的学妹吧。我毕业那年她才大一,我研究生毕业她大学毕业。我毕业就来到开发区工作,她是在县上工作,前年才调到开发区办公室的。我一直把她当做我的小妹妹看待。她不算是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到漂亮的那种女孩,从未见她化妆过。一次帮她扛东西进到她的宿舍,没有发现女性化妆用品,性格也像一个男孩,给人大大咧咧的印象。有人给她介绍过对象,她都认为没有感觉而拒绝。似乎是同病相怜吧,她有啥心事总会与我说说。

这几年,我也处过两个女朋友,都拜拜了。热心的同事也介绍过三个,没有谈成。有的是女孩看不上我,有的是我看不上对方。山茶调侃我:“师哥,花心男是女孩子最讨厌的。别挑三拉四的,好歹好上一个,成家生孩子,过此一生。”我拉下脸来训斥她:“小妮子,咋个说话呢?”她就笑着扮了一个鬼脸跑得无影无踪。

前些日子,父亲打来电话,说母亲身体不好,总是唠叨快要不行了,就留下一口气看看小儿子媳妇,所以无论如何叫我早做考虑。我是父母的小儿子,上有三个哥哥,两个姐姐,早已成家。大哥的儿子大学毕业,在深圳打工,女儿在昆明读大学。父亲八十一,母亲八十。母亲身体不好,年初曾生病昏过去经医院抢救才醒过来,一直在家休息。听到父亲的话后,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。可是,这是找女朋友,不是买东西,说带回去就带回去啊!但我不能不孝,母亲年龄大又多病,说不定哪天就会离开的,我一定得满足母亲最后的希望,就满口答应父亲。可后来工作挺忙,无暇顾及,眼看着春节一天天临近,我逐渐担忧起来。

晚上八点,我依约在半岛西餐厅订好桌子,等候几个同事。不一会儿,张东海、刘长飞相继来到,这两人都是我的好哥们,虽比我小,都早已成家。随着一声“嗯,嗯”,山茶走了进来。

席间,张海东说:“后天就要放假,过年是二月九日,放到二月十六日,这次聚会后就要到蛇年才能再相聚。”

刘长飞接着说:“蛇年我请大家,是我的本命年。我与妻女明天就要回家。”

山茶抿了一口红酒,放下酒杯,又抬起来摇了摇,说:“我后天也要回大理。”

听到他们轻松的话语,我突然想起我父亲的电话,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山茶侧脸过来问道:“师哥为何叹气?”

我说道:“你们有所不知啊!”便把我父亲的电话和我妈的病情说出来。

刘长飞:“这倒是一个难题。谁叫你挑三拣四的,这回傻眼了吧?”

张东海:“如果我是女的,我就假扮你的女朋友去,解你燃眉之急。”

山茶白了他一眼:“这不废话吗?等于没说。师哥别急,会有办法的。”

开发区管委会召开职工大会,宣布放假事宜,强调各个处室注意安全。我有些烦闷,呆呆望着窗外,院子里山茶花开争艳,像在嘲笑我可怜。有什么好嘲笑的?你也是晚开的花。

我低着头,闷闷不乐,才进宿舍,山茶就跟了进来。

“师妹,还不去忙你的事,明早就要回去,还有空来我这儿悠转。你的车票买着了吗?”我头也不回,问道,暗想,这妮子还不去忙她的事,我正烦着呢,还要来给我添乱吗?

山茶神秘兮兮说道:“师哥,别狗咬吕洞宾。我可是来给你献策的,解你的燃眉之急。”

我听了不免有些惊讶,问道:“你不会来给我介绍对象吧?再说了,介绍了也来不及呀,一两天就谈得妥实吗?”

她笑了,说:“那倒是。我是说我假扮你的女朋友陪你去。不就啥都解决了吗?”

我一听,忙说:“不妥!你今年要回去。再说,对你我的名誉不好。要是让单位上的人知道可不妙。”

山茶脸一沉,很生气,说:“我妈来电话,他们要去我姑妈家过年,我想了一下姑妈家那儿太狭窄,人多了住不下,我就不想去,我爸爸妈妈也同意。再说了,我是你师妹,你怕什么?你妈的病重要还是你我的名誉重要?”

我倒被她说得无语。

通往我老家的路上,一辆大巴车正在行驶着。

车上,山茶坐在我身边,一路上问这问那的,我真不想回答,就干脆假装睡着了。

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是刘长飞打来的:“山茶陪你去,真是太好了,你要好好谢谢人家,建议你抓紧这个难得的机遇……”“去去去,”还未等他说完,我就打断他:“忙你的。”我装好手机就低声问山茶:“刘长飞怎么知道?”“我今早遇着他,他要帮我送东西到车站。我只有如实地对他说了啊!”山茶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手机又响了起来,是我们王主任打来的。我问道:“主任,有事吗?”

“祝贺你,把山茶带回去了!”王主任在那边爽朗地笑道。

我忙说:“主任,这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是她帮你忙,多好的一个姑娘啊!”那头电话就挂了。

山茶还不等我问她,就说到:“我去多请了二天假,以防万一。所以王主任知道。”

我一脸迷茫:“有啥万一呀?我们去去就回来了。”我心里暗暗怪山茶多事,有些后悔叫这个师妹假扮我的女朋友。再看山茶时,却正兴致勃勃看着窗外的风景。虽说是冬尾,但寒冷还没有过去,车上的人都穿着很厚的衣服。不过前两天已立春,路边迎春花已经开放,金黄金黄的,小朵小朵紧挨着,风一吹,晃来晃去摇曳着,窃窃私语似的,温情漂亮。

一天的长途行驶,终于来到我老家三道箐。这儿是曲靖较为偏僻的一个大寨子,不过,离镇所在地很近,镇在山那边,三道箐在山这边。全寨子约有六百多户人家,寨子大,贫富不均,有些人家还是较为贫瘠的。这几年改变了不少,通路通电通水,村民的日子逐渐好过了起来。有的外出做生意,有的从外面进货来村里卖。没有考上大学的少男少女们都外出打工,去江浙一带打工的居多。最近几天都陆续赶回来过年。一看就知道哪些是出去打工的人,哪些没有。外出打工的他们穿戴与城里人没有两样,很是时尚。几乎都有手机,联系实在是太方便,仅仅是地理位置偏僻一些,信息已经是很灵通的,没有给人偏僻的感觉。

走在村里拐来绕去的巷道里,认识我的人都很热情,与我打招呼。下车时山茶就把她的红色挎包放在我肩上,悄悄对我说:“你要装得像些,男人第一次带媳妇回家,要温馨体贴她,照顾得挺周到的。”我心里暗想,没有这样的风俗啊!但只有将就着她。我背上我的大行李包,左手提着我的腰包,右手提着山茶的红色挎包。山茶倒好,没有提任何一样东西,还把手挽在我提包的手上。

“这不是杨幺吗?你终于找到一个媳妇,如花似玉的嘛!粉粉的嫩脸红彤彤的,看人家这细细长长的手指,多白多柔软啊!”一听就知是村里出名了的快嘴鸣翠大妈。打从小我就知道,村里的小道消息都是她传播的。这下遇着她,算是倒霉,全村的人马上就会知道。山茶这妮子也是,平时穿戴马马虎虎,这次,穿戴女性味儿展现实足,黑幽幽的秀发飘在肩上,脖子围着鸭蛋绿真丝围巾,一件紫色羊毛衫紧紧套在身上,把她那圆圆的胸脯细细的腰肢凸显出来,一条黑色短棉裤下面是黑色加厚丝袜,脚穿棕色高帮皮鞋。

我突然心生感激,这妮子帮他师哥的忙倒是真的很用心。

我大哥家公主早就通报了她的爷爷奶奶。远远就看见,我父亲牵着母亲站在门口,母亲另一只手拄着柺棍,摇摇晃晃站着。我顿觉眼睛一热,眼泪滚落了出来,喊了一声“爸,妈”就迎了上去。山茶也紧跟我脚步叫了一声吗“爸,妈!”,她的声音很柔很甜,像眼前的两个老人真的是她爸妈一样。我不禁看了她一眼,咋啦,这妮子眼角也有泪花!

很快,我发觉我被冷落在一旁,像我是外人样的,山茶反倒成了这一家的中心。母亲拉着她的手,从上看到下,从里瞧到外,摸摸这儿,扯扯那儿。父亲也是满脸慈样,嘴角挂着笑容,望着山茶。不一会儿,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小哥小嫂全来啦,几个哥哥与我问长问短,几个嫂子又围在山茶身边,笑着,问着,摸着。就这样大约问长问短近一个小时,几个嫂子才开始动手做饭炒菜。山茶跑进厨房帮忙,被嫂子们赶了出来,母亲叫她:“茶儿,来妈这儿来!”山茶赶紧走过去:“妈!”就挨着母亲坐了下来,母亲笑眯眯的,笑成了一朵菊花,苍老皱皮的双手把山茶的细嫩柔软的双手紧紧握着,就像生怕跑了样的。

吃晚饭的时候我更受不了啦。只见一双双筷子不断捻菜放到山茶的碗里,一下子就堆成一个小山包似的。我赶紧说:“让山茶自己随意吃,别捻菜给她,她吃得完这么多的吗?”往往招来一连串的责怪。母亲说:“幺儿为啥不捻给茶儿。”山茶似乎是在打圆场,朝我肩上一靠,筷子一放,挽住我的手,说:“妈妈,辉平时就没有捻菜给我的习惯。”结果又招来一顿责怪。山茶赶紧望了我一眼,朝我吐了一下舌头。我心里暗惊!这妮子怎么这般叫我,还“辉”呢!我的名字叫杨辉,我大哥叫杨永,二哥叫杨照,三哥叫杨光,就是“永照光辉”的意思。我最小,村里的长辈叫我杨幺,父母亲叫我幺儿。现在山茶突然喊我“辉”,颇让我不自在。山茶似乎明白我想啥,附在我耳边用只有我才听得见的声音轻轻说:“在父母面前一定要装得像,别忘了你爸爸妈妈都是过来人。露出马脚,更伤他们的心,你愿意吗?”我一听连连点头,暗自佩服这妮子想得周到,还是女孩子心细。

这时,山茶站了起来。母亲问:“茶儿,你要干啥呢?”“妈,我去倒水喝。”山茶说道。

我的母亲转过头来看着我:“幺儿,茶儿初来咋到,不熟悉。你去倒水给她喝。”山茶喝着我倒水,说:“妈,平时在辉那儿都是我自己倒了喝,他从不会倒水给茶儿喝。还有就是每次都是我去找他,他从不去找我。”结果又招来全家狠狠指责,几个哥哥也发话了,说我白长大了不懂事。母亲说:“她一个女孩儿家,你大男子汉,你要去找她,摆啥架子,像你爹一样。”说到这儿母亲还白了父亲一眼,父亲似乎很尴尬,赶紧夹菜吃。我心里暗道,好你个山茶!装得像可以,但没有必要告状啊,再说了,哪有这些事?看我回去收拾你。又转念一想,这妮子说的也对啊,每次有事都是她来找我,就是我有事也打电话叫她来,我甚至连她住哪一间宿舍都记不得,想到这儿,暗自惭愧不已。

山茶要抢着洗碗,被小嫂赶了出来,由小嫂洗。

母亲说道:“年前这几天,就在这儿吃。你的几个嫂子轮流来做饭。大年三十全家在这儿过年,吃年夜饭。从初一起,走亲串友,初一在你大哥家吃,初二去二哥家吃,初三去你小哥家吃,初四你的两个姐姐要来拜年,全家又在这儿吃。之后,幺儿领着茶儿去你的两个姐姐家,一家在一天,便可回来。”

我一听,就急了,说:“妈,没时间的,在几个哥哥家吃了就行。姐姐来拜年,在这儿一起吃就可以,也认识了山茶。再说了,我与山茶在一个单位,都是十六号上班,必须初六回单位去。”

没有想到的是,山茶笑眯眯拉着母亲的手说:“妈,我忘了告诉辉。我就担心时间不够,专门给处里王主任请了两天假。我是给我和辉请的。所以别担心,我们可以按照妈妈说的做,再回单位上班不迟。”母亲一听苍老的脸上乐开了花,说:“还是我这个儿媳妇明事理!”山茶看着我,那个得意样,像中了头彩。

这回我真的傻眼了!山茶,你这个坏妮子!我们只是假扮的恋人,你竟敢给我做主请了两天假。这王主任也怪,平时很坚持原则的,怎么忽地犯浑了呢?山茶请假,可以。可山茶给我请假,就不妥,要问问我嘛!她又不是我真的恋人,也信她!我暗暗惊讶,好你个妮子,又不是真的,你倒当成真的了,这回,恐怕不好收场。我暂时忍一忍,回去再说,哼!想到这儿我瞪了山茶一眼,没想到,她正朝我笑着呢,一脸的坏笑。

闹到深夜,几个哥哥嫂嫂站起来回家。母亲说:“茶儿,家里是老房子,只有两间,我与你爸住西头的这间,你们住东头的。老房子很窄的,前些日子你大哥他们来打整了一间,因为你们还没有成婚,就放了两张床,中间用布帘隔着,你将就一点,农村条件差,茶儿,你可别介意啊!”“妈啊,看您说的。您与爸考虑得这么周到。挺好的。”山茶那样子,倒像个主人。

重庆癫痫病治疗
得了癫痫病怎么护理
西宁看癫痫病的医院

友情链接:

鞠为茂草网 | 心情记录 | 早期鬼片 | 洁芳卫浴 | 美国达人秀半决赛 | 大渝人才 | 洋葱泡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