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排名前十的化妆品 >> 正文

【酒家-小说】花一开满就相爱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1

丈夫被派往鹿港,我正好陪同,到海边调养身心。说心里话,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套海景房,拉开房门就能看到波涛拍打着海岸,关闭窗子仍能听到鼓荡的潮汐。我将所有写作计划都停了下来,只带着一颗多愁善感的心到海边去。

朋友为我推荐了一套长租屋,就在沿海的南山区。我等不得丈夫歇周末,一个人先跑过去看个究竟。车行在盘山公路上,左边是陡峭的岩石,右边是纷飞的海鸟,林梢上白云片片,海面上浪花朵朵,心里真是惬意极了。我打开车子的天窗,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恨不能欢呼起来,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。

冷不丁地,在山间转弯儿的地方,从路边的林子里钻出来一头笨拙的奶牛,正在缓缓地横穿公路。等我发现情况突变的时候,轻刹已经来不及了。

重重地,我的前额撞在前挡玻璃上。车停了下来,距离牛尾只有一步的距离。我顾不上疼痛,赶紧翻身下车,看看右车轮已辗到了山崖边上。好险啊,刚才的我确是有些得意忘形了,这只牛正是来提醒我的吧。

就在我自责不迭的当儿,一个污脏邋遢的少年从树后闪身出来。他的手上拿着一根柳条拧成的小鞭子,若无其事地摇着,嘴里打着响哨唤着牛走过去了。

唉,小子,连句道歉都没有吗?我气不打一处来,冲着少年的背影嚷道。

他沉稳得令人难以置信,头也无回,拿我是隐身人。这是谁家的孩子?哪能这样没有教养?我愤愤不平地说着,更象是自言自语。心情大大地打了折扣,额头就分外疼了起来。

2

丈夫朝九晚五,平日里只留我一个人守着大海。孤寂的时候,我就会向上走一个街区,去参加小区里的义务工会。在那里,我渐渐地与人们熟悉起来,一块栽花除草,一起到福利院做义工。我将我的书送给身边的人,与他们展开心灵对话,渐渐地结成了很好的朋友。

有一日,我去小区医院里做清洁。透过大大的玻璃,我看到一个孩子从朋友的诊室里拐出来。这一眼不要紧,尽管他跑得飞快,我还是认出了他。这不正是那个无良的放牛娃吗?我原以为这是邻近村里到山上放牛的孩子,难不成他也会是这个小区的居民?

我径直跑去朋友的诊室问个究竟,以保证这个小区在我心中的美好印象。

朋友头也没抬,噢,你是说丢儿吧,再没有比他更好的孩子了,你会认识他?

你肯定是搞错了,我说的是刚刚从你屋里跑走的那一个。我强调着跑走,就象是那个孩子偷走了什么东西。

没错,我说的正是他。他的妈妈是我的病人,肝癌晚期了。朋友稍一回头,用下巴指了指窗台上。丢儿专门来送花的,说是替他妈妈感谢我。

我望过去,在海边透明的阳光里,一捧矢车菊开得正黄。

3

或许是那盆矢车菊改变了我对丢儿的印象。在我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以后,我主动地寻上他家门来。

丢儿小心翼翼地打开门,却低着头与我没话可讲。我笑着抚摸着他糟乱的头发,轻轻地说,我为那一天对你的态度向你道歉,是我不好,不会吓坏你了吧。

丢儿羞红了脸,嗫嚅地说,阿姨,是我不好,没把牛看牢,害你受了伤。

我没想到,丢儿是一个细心的孩子。他应该是看到了我的额头有伤,却又害怕我当时的脸色,于是他选择了无声地离去。

我看到在丢儿身后,窗台上,门阶上,到处摆满了大小不一的花盆,有的枝繁叶茂地在风中招摇,有的刚刚钻出两片叶的嫩芽来,有的干脆什么都没有,只看到光秃秃的一盆土。我看到丢儿的手上握着一柄小铲,惊讶地问,你喜欢养花?

他随着我的问话,把目光向院中的花草扫视一遍,才淡淡地说,是妈妈喜欢。

在我原来生活的城市里,跟丢儿一般大的孩子应该是上学放学、麦当劳、肯德基、KTV和生日PARTY吧,我真的没见过如此安静的孩子。在我来此之前,他应该是主动选择这样隐蔽的生活好久了。

我记起他们是三年前举家从北方迁来的,变卖了原来所有的家产,才勉强在这里定居。这一切都是因为海边的气候对他妈妈养病有好处。自从来到这里,由于生活异常窘迫,他的爸爸开始酗酒,天天闷在家里闹事,除了些微的救济金外,这个三口之家,好似只有丢儿一个人在苦苦支撑。

4

周末我从超市开车回来,远远地看见丢儿一个人背着大袋子往家走。停下来,招呼他上车。他好喜欢,脸上笑开了一朵花,连鼻翼上的雀斑都欢乐地跳了起来。

我帮他拎袋子进家里去。他有些扭昵,又不好拒绝,迟疑着拧开门锁。

丢儿,有什么问题吗?我试探着问他。

我们不经常开窗,你不适宜多呆。他善意地提醒我。这个孩子说出某些话来很象是个大人。如果在这个时候我拒绝进入他家的门,在他心中那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。可他却不能主动把我拒之门外。

我懂得他是这么想的。可我还是决定进去,因为我想更切实际地帮助他们这个家。

果然,略显阴暗的屋子有一股霉变的气息,我感到呼吸不够顺畅,甚至连我的眼睛也不能适应这隐晦的光线。

丢儿,有客人来啦,你应该先和我们打声招呼呀。声音从沙发上传来,这个卧在沙发里的女人正是丢儿的妈妈。她客气地招待着我,快坐吧,孩子给你添麻烦了。

我笑着,没有,我正好顺路,再说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。

丢儿早就说起过对你的冒犯,我替他向你说声对不起吧。你看我这身体糟糕得很,真是失礼了。女主人看上去衰老很多,可从社区登记来看,她比我大不了两岁。

丢儿是个好孩子,你真是有福气。我羡慕地望着她。正在我俩闲话的空当,丢儿端着精致的茶点上来了。我正要推托,丢儿妈妈说,不用客气,我们也要吃下午茶的。都是丢儿的手艺,勉强尝一尝吧。

那应该是今天新焙的小蛋糕儿,散发着香甜可口的味道。我环顾着整个屋子,没有痛苦呻吟,自哀自怜,只有从容和优雅。而这一切,都要归功于眼前这个羞涩的小男孩儿。

5

那天我经过丢儿家,看见他坐在门阶上抹眼泪,便心疼地走上前去。

妈妈的肚子又鼓起来了,好害怕,得需要送她去医院抽腹水,可我一个人不敢动她。丢儿满含期待地望着我。我注意到原来空荡荡的花盆里,都一个个生出了窄窄的绿来。丢儿充满希望地说,妈妈说了,等这些花全都开满的时候,她的病就会好了。阿姨,你看,我都种满了,花就要开满了。

我不愿丢儿看到我的眼泪。我给朋友打通了电话,叫他带一辆救护车来,接走了丢儿的妈妈。

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,丢儿妈妈感激地对我说,你要是丢儿的妈妈该有多好。这孩子跟着我们遭受了多少罪啊。

因为刚刚抽了腹水,妈妈情况好了许多,丢儿也十分高兴,手脚麻利地忙里忙外。透过窗子,他时不时地望向窗外,在温暖的海风中,他的花园正焕发着勃勃的生机。

我主动揽下了丢儿晚间的家务,让丈夫带丢儿去看了一场久违的电影。可还没等电影散场,丢儿就跑回了家。

丈夫感慨地说,可怜的孩子啊,还是让他守着爸爸妈妈吧,人是出来玩了,受罪似的,因为他的心片刻也离不开那个家啊。

6

很晚了,丢儿来我家。他不进屋,隔着门缝说,妈妈叫你。说完这一句,转身跑了。

我急忙过去,看到妈妈倒在沙发上气若游丝。客厅里满地盘子的碎片,茶几上还有半瓶榛子酒。丢儿蹲在地上一片片捡着,生怕打扰了妈妈。

爸爸呢?我问。

睡觉去了,他很烦躁,心情不好。丢儿乖乖地说。

送妈妈去医院吧。对于这样的情况,我实在无能为力。

妈妈不去了,她说她愿意守着我们的花园。丢儿的眼泪淌下来,无声地渗到衣领里去了。

小小的孩子,他什么都明白了,为什么要他承受这样的痛苦啊。

为什么不去叫醒爸爸呢?我再一次问他。

爸爸有心脏病,他会受不了的。丢儿在这个时刻还在为父母作着最后的权衡,他真是太过为难了。我仿佛看到,在他心灵的花园里,那些花儿都已经盛开了,姹紫嫣红,争奇斗妍,芳香馥郁,散发着爱的馨香。

7

从葬礼上回到家来,迎接我和丢儿的是他爸爸抛过来的酒碗。啪的一声,在我的脚下摔得粉碎。

我本能地抱住身边的丢儿,冲着角落里那个不负责任的醉鬼大吼一声,你要怎么样嘛,你难道不能可怜一下自己的孩子吗?

丢儿反倒挣脱了我的怀抱,忧怨地劝慰我说,阿姨,你先回家吧,爸爸心情很坏,你不要怪他。

看着刚才还在葬礼上哭昏的丢儿,此刻又象个大人一样挺立在需要照顾的爸爸跟前,我的泪哗然落下。我都替孩子感到委屈。我转身出门去,嘱咐丢儿说,晚饭我会送过来的。走下门阶,穿行在鲜花丛中,海风中蕴满了暖暖的香气。我抹清了泪珠,忽然间感觉心情略显轻松了。我回过头来笑了笑,看到门里面丢儿的爸爸正扑在丢儿的怀里哭泣。

丢儿有节奏地拍打着爸爸的背,咬紧了嘴唇,不哭。

8

突然有一天,看到丢儿弯腰在我的家门外摆弄他的花盆。

我出来细看,他已经摆好了,是颗小小的心。我由衷地赞叹,真好看。丢儿骄傲地说,阿姨,这是送给你的。

我注意到今天丢儿装了满满的一三轮车,好似并非送给我们一家人。果然顺着街道向上一望,每一家的门外都摆上了丢儿的花。五彩缤纷,异彩纷呈,扮靓了整个街区。看样子他还要沿路继续摆下去。

我不解地问,丢儿,都送人吗?为什么?

丢儿推起三轮车缓缓地下坡,我跟着他一路同行,停下来,便与他一起摆放。丢儿说,妈妈说的,等花开了,送给邻居们,感谢他们对我们家的照顾呀。让我们一家人感到了无比的温暖,在爱里勇敢地面对生活的苦难。我们感恩的心就象这花瓣一样,每天都对着太阳笑一笑,让大家知道,有了爱,我们很幸福啊。

我的心里涌上泪来。忽又听见丢儿在说,阿姨,我们要走了,真是没有什么好来报答你们的帮助。

我们的帮助是微不足道,说到帮助,其实是丢儿在帮助自己,或者说是丢儿的坚强、勇敢、热情和孝道帮助了我们每一个人。我顾不上跟丢儿分辨这些,急匆匆地问他,要走,去哪里?

妈妈走了,我们要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。那里有爸爸的朋友,说不定他的心情会调节得快一些。我不忍心看着他一天天毁坏自己的身体,我不能再失去他了。丢儿的睫毛上挂着大颗的泪珠。

那一天,整个南山区都变成了丢儿的花园,花开满山,香溢云天。

9

我决定买下丢儿家租过的房子,为的是如果有一天丢儿还想回到这里来,我能保证见到他。

在送别丢儿的那一天,我特意将这个消息告知他。丢儿浅浅地笑着,阿姨,你真好,等我想妈妈了我就会来。

我抚摸着丢儿的头,告诉他,孩子,你表现得太好了,没有一个孩子能胜过你爱他们的父母,只是你要知道,你终要离开他们,有你自己的生活。

丢儿仰走头来,眼睛里透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来。他点点头,我懂,只是我不能和别的孩子比,我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。

他的声音很轻,大概怕爸爸听到。可这句话在我已是振聋发聩了。什么?这怎么可能?你对他们那么好!我语无伦次了。作为一个善于观察生活的写作人来说,丢儿献给父母的爱不应该出自令人尴尬的收养关系。

不会错,阿姨,爸爸妈妈领养我时我已经六岁了,什么都记得。十岁时妈妈查出肝病,爸爸开始酗酒,在那四年里他们把全部的爱给了我一个人。丢儿这个名字,就是我在孤儿院里的名字。我不能抛下他们不管,因为被遗弃的滋味我有生以来就品尝到了。再见,阿姨,想妈妈时我就会回来。丢儿挥挥手,推起爸爸轮椅来向站台走了。

泪眼中,我看到在这个孩子的脚下,每一步都盛开着芳草鲜花,因为他的心中那深沉的情意和博大的爱,正是一座世界上最崇高最神圣的花园。

癫痫病可以被治愈吗
癫痫大发作的症状
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呢

友情链接:

鞠为茂草网 | 心情记录 | 早期鬼片 | 洁芳卫浴 | 美国达人秀半决赛 | 大渝人才 | 洋葱泡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