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年电子台历桌面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丁当趣事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山前黑云压境,山后电光游动。

丁当在路上游走,不知是什么把魂儿勾。

那一夜雨下得挺大,电闪雷鸣让人害怕,山乡小学周围万分宁静,时不时传来夜鸟的啸叫。丁当却睡得挺死,因为回家一趟活路挺重,老父母养儿就靠他来料理杂务,特别是力气活礼拜天靠他帮着完成。

可一阵闪电过后,就猛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。接着是小薇声嘶力竭的叫喊声:“丁当,起来!丁当,起来!……”

丁当睡眼惺忪,磨磨蹭蹭地穿好衣服,心里说:调皮的小薇呀,你大半夜的在搞什么鬼?

可他打开门一看,登时傻眼了,门口除了小薇,还有其他的两个女老师,不过年纪都了偏大。其中一个说:“小丁啊,你可真能睡,出了这么大一件事?”

“啥事?”丁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心说:我睡觉碍他什么事了?

那大个高老师说:“刚才,你不知道,我被小薇哭喊声吵醒,听窗外有人顺着墙根往里扔泥巴啥的。据小薇老师说,还喊着她的名字呢!”

“不是个二流子,就是个流氓,怪吓人的!”住在另一栋房的陈老师说。

丁当大大咧咧地说:“我当是啥事,可能是哪个半杆子喝多了发神经而已吧。”

“谁发神经,黑天半夜的到学校外发?学校里就你一个男的,壮胆的应该是你!”高老师半下结论半下命令似的说。

丁当说:“我就我,走往小薇的住处走!”

可他没有注意到小薇煞白的脸色与责怪的眼神,她只是跟着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那一夜,两个女老师率先离开了小薇的房间,因为明天还要上课,星期一了。丁当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但小薇只是不肯睡,木然地蜷缩在办公桌的一角,痴痴地望着门外,仿佛很在意屋外传来的风声雨声。丁当坐在那里,翻着一本《读者》杂志,被其中的精彩美文所吸引,一直挨到天亮方才离开。

可没几天,村子里便传开了一个趣闻。原来他们是在村子吃派饭的,有年龄相仿的便认真地打趣说:“丁老师,该请客啦!”

“请客?”丁当感到莫名其妙。

“可不!”对方毫不隐晦地瞅了瞅小薇,笑着说:“发几个糖,吃了可以治牙疼!”

“牙疼,咋不看医生?糖越吃越坏!”丁当笑着说,可心下一明白了八九分。

他觉得,大家说的在理,要不然,小薇开始躲着自己。有一次,校长也说:“丁当,该考虑的事了。她行不行?”丁当觉得无趣,不是凭着血性給人家站了岗吗,难道不可以。

高老师也说:“哎,自从你的出现,小薇觉着安全多了。”

“难道我缺乏男子汉气概?”丁当不置可否。

“啥时真的把糖发了,也算了了大家的心愿。”陈老师不冷不热地说。

“这到底是咋的了?”丁当很是疑惑。他想和小薇说开,但害怕越说越说不清楚;如果不说开,这别扭劲倒是挺难受的。

于是,当有人又一次向他要糖的时候,他说:“小薇什么时候发,我就什么时候发!”

没想到人家哈哈一笑:“啊,你个男同志还不主动,让女士优先!”

“我买!”小薇笑着说。

“这……这,行!”丁当一时语塞,而最终选择了“肯”字。

后来,后来怎样?大红的喜字贴起来的时候,两个人在洞房里背靠着背,空气里凝结着十二分的郁闷……

后来他们选择了分手,正如当地人评价:教师算是知识分子,文明人,却促成了高的离婚率。

情况就是这些。

丁当嘛,老样子,不求升官发财,满足现状。不过,还是爱读书,手边长摆一本《特别关注》。

上海哪家能治癫痫病呢
南京专治癫痫医院
癫痫中药治疗效果怎么样

友情链接:

鞠为茂草网 | 心情记录 | 早期鬼片 | 洁芳卫浴 | 美国达人秀半决赛 | 大渝人才 | 洋葱泡醋